澳维诺氨糖

搜索
您的位置:主页 > NMN资讯 > 技术资讯 >
技术资讯

人类衰老究竟是因为什么,NMN是生物科技的进步还是炒作?

发布日期:2020-10-12 来源: 鑫福来NMN厂家贴牌OEM代工厂


  抗衰老是人类自古以来的共同愿望和几千年来科学发展的动力之一,人们试图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阻止时间这把‘杀猪刀’。事实上与其说是研究抗衰老,不妨说我们研究的是健康的本质。关于衰老,其实老不是问题,衰才是关键。

  一百多年前,科学家发现决定人体衰老的物质——NAD+。NAD+参与细胞内的反应非常广泛,包括能量代谢、染色体的稳定、DNA的修复和长寿蛋白sirtuins的激活,而且NAD+是一种消耗型的物质,无时无刻不在消耗着。其中特别是长寿蛋白家族的激活,是核心的长寿机理。

  大量的动物实验表明,通过提升NAD+水平,可以多方位提升了健康质量,延缓了衰老症状。

  NAD+相关研究的量级,占到了2019年以来所有衰老相关文献的五分之一,这是一个很高的比例,包含很多CNS这样的顶级期刊。

  衰老生物学研究汇编中,总结了几十年来衰老研究中的两大核心问题,其中提到了:随着年老,细胞内NAD+水平下降可能是衰老的机理之一,而且新的证据还在不断涌现,参与者有全球几十所著名大学的上百名科学家。

  在如此高度概括的学术总结里提到NAD+,可见NAD+在衰老机理中的重要性。然而NAD+不能直接被细胞吸收利用。需要通过前体或其他形式提升NAD+水平,通过实验发现,补充NMN是增加NAD+有效的方法,是让其进入体内转化成为NAD+。

  NMN又叫烟酰胺单核苷酸,是人体内本来就有的物质,在人体中,NMN是NAD+的前体物质之一,NMN作用的发挥是通过转化为NAD+这种物质实现的。

  David A. Sinclair教授团队发现,用NMN治疗小鼠可促进SIRT1依赖性的毛细血管密度增加,从而改善老年小鼠的血流量并增强耐力。这些发现对NMN改善流向器官和组织的血液,提高人类的机能以及在老年人中建立良好的活动性循环具有重要意义。

  2019年6月,美国华盛顿大学Shin-ichiro Imai研究组实验发现,通过注射一种名为eNAMPT的酶,可使实验鼠体内负责DNA修复及细胞能量代谢的关键辅酶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人体重要辅酶NAD+的直接前体,迈肯瑞尔NMN10000的核心成分)表达增加,使得平均剩余寿命仅剩2个月(相当于人类6年)的老年小鼠寿命延长到了4.6个月(人类13.8年),NMN让实验小鼠寿命整整延长了2.3倍,在NMN作用下小鼠连外貌都明显年轻化。

  近年来,NAD+前体NMN已成为“衰老和寿命干预”研究领域的焦点话题。自2013年起,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华盛顿大学、日本庆应大学等国际顶尖学术机构就已陆续证实NMN对于哺乳动物在逆转肌肉萎缩、提升体能、衰老引发的认知能力下降等方面具有显著逆转衰老、延长寿命作用,并于后续实验证明NMN使与人类相近的哺乳动物整体寿命延长逾1/3。

  NMN研究的主要推动者之一David Sinclair在长期服用NMN后,不仅血检显示其生物学年龄缩减近20岁,且运动能力都提高了56%-80%;得益于NMN修复DNA损伤的能力,NASA(美国国家航天局)则早在两年前就在使用其以防宇航员受宇宙射线伤害;而在国内华人首富李嘉诚和SOHO集团董事长潘石屹也先后提前服用NAD+前体NMN,且在服用后不约而同表示“更加有活力了”,前者更是随后投资上亿于相关核心科技产业。 在众多科学数据的加持和科研、资本界“大佬”的青睐下,NMN也开始于近两年走进公众视野。

  未来学家Ian Pearson曾经预测:随着科学技术的迅速迭代,人类将在大约30年后实现“永生”。人类“永生”的道路尚且并不明朗,不过“长命百岁”却并非遥不可及。美国智库皮尤研究中心此前发布报告表示,预计到2050年,全球百岁人口群体的数量将猛增至376.6万人次,而该机构于2015年录得的数据显示当年百岁人口约有45.1万人次。 人口学家Samuel Preston曾说,影响生命质量的核心因素就是生命健康领域技术的不断革新。而随着生命研究领域对人体寿命干预研究的愈加成熟化和精细化,人人百岁时代已近在咫尺。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分享到

朋友圈

分享到

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