鑫福来NMN

搜索
您的位置:主页 > NMN资讯 > 科研成果 >
科研成果

科研驱动、政策加持,NMN正规军时代来了

发布日期:2022-06-30 来源: 鑫福来NMN厂家贴牌OEM代工厂


  人类抗衰史,可以说是一场步调不同的马拉松。

  据世界银行数据显示,近60年来世界“成长”的速度在不断加快。1960年,全世界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为4.97%,到2000年,世界人口老年比为6.89%,40年间仅增长了1.92%。进入21世纪以来,2019年世界老年比已达到9%,仅仅19年之间就“衰老”了2.11%。统计显示,未来年龄超过 65 岁的人口将迅速增长。

  世界人口快速老龄化正在增加社会健康护理负担,并导致年龄相关疾病的发病率和费用支出增加,如心血管疾病、中风、癌症、神经退行性疾病、骨关节炎和黄斑变性等。然而,现代医疗护理仍然是以器官和疾病分类,忽略了对年龄和老龄化过程的关注,事实上,老龄化才是这些疾病最危险的因素。

  通过对衰老的研究,开发出延缓老龄化的产品来预防多种疾病,将减轻大量医疗负担,节省数万亿的医疗费用。

  答案似乎找到了

  其实早在1992年,美国的两位犹太人医生采用西医的诊疗模式做了12个分类,正式形成世界抗衰老医学体系。

  这12个细分门类包括人体的新陈代谢、DNA修复、免疫细胞再造、荷尔蒙平衡、心血管、肠道、脑部认知、疼痛管理、运动医学、医学美容、心灵修复、生活方式改变等,综合分析人体出现问题情况及潜在问题。分析方法从生化检测、基因检测及抗衰老特殊检测开始,通过检测报告进行综合治疗。

  经过20余年的医学研究和实践,抗衰老医学已经发展成为一个较完整的医学学科,并取得了丰硕的科研成果和临床医疗技术。

  20世纪后期, 随着现代生理学、分子细胞学及遗传学的综合发展,人类认识到衰老的本质原因在于DNA和线粒体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积累损伤,具体体现在体力衰减、皮肤褶皱、肌肉萎缩、认知能力下降等外在表征。

  在此基础上,抗衰老领域的研究在21世纪初获得了快速的推动。NMN技术也成为抗衰医学界的高频词汇。

  2013年,一项由哈佛医学院遗传学教授大卫·辛克莱尔实验室进行的研究发现具有延长寿命和抑制衰老作用的Sirtuins蛋白家族的活性与体内的一种辅酶NAD+密切相关,且NAD+在体内的含量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衰减。随后的研究表明,NAD+既是DNA修复系统的重要原料,又是细胞核与线粒体间的关键联络因子。因此,细胞中NAD+含量的降低是导致衰老的重要因素。因此,维持细胞内充足的NAD+,或许正是延缓衰老延长寿命的关键。

  难点在于,NAD+由于分子极性大,直接口服很难吸收。通过补充NAD+前体物质来提升人体内的NAD+是最有效的途径。哈佛大学的辛克莱尔实验室和华盛顿大学的今井真一郎实验室先后独立证实了通过口服一种天然存在于体内的NAD+前体物质—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可以有效提高细胞内的NAD+含量。

  2019年6月13日,华盛顿大学的今井真一郎研究组在《Cell》期刊上发表论文,通过以磷脂球方式对老年小鼠补充一种来自于青年小鼠的NMN合成酶eNAMPT(细胞外烟酰胺磷酸核糖转移酶),使得平均剩余寿命仅剩2个月的老年小鼠寿命延长到了4.6个月。

  同年,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 Olaia Naveiras 和瑞士洛桑的路德维希癌症研究所的Nicola Vannini 领导的研究团队揭示了 NMN可以增加造血干细胞活性,相关研究发表在《Cell》子刊上。

  与此同时,自2016年起,NMN人体临床实验也在华盛顿大学医学院、日本庆应大学医学院、广岛大学生物医学与健康科学研究所等科研机构的主导下分别开启,并在取得阶段性积极结果后,相继进入体临床试验II期。

  2020年2月,今井真一郎研究组在学术期刊《Endocrine Journal 》 上发表论文再次证实了口服NMN的人体耐受性和安全性。

  2021年6月,美国华盛顿大学医学院Samuel Klein研究团队在全球顶级杂志《Science》上发表为期10周的NMN的临床试验结果。该研究旨在评估补充NMN对超重或肥胖的绝经后糖尿病前期妇女代谢功能的影响。结果表明,补充NMN可上调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受体β和其他与肌肉重塑相关的基因的表达。这些结果表明,NMN增加了超重或肥胖的糖尿病前期妇女的肌肉胰岛素敏感性、胰岛素信号传导和重塑。

  2022年1月,由广州体育大学发起、社会医疗机构共同参与的为期三个月的NMN二期临床实验顺利结束,研究结果显示,与未服用NMN的志愿者相比,服用NMN的志愿者体内骨骼肌利用氧气产生能量的能力得到了显著提升。此外,前者的持久耐力也远高于后者,且并未发现存在任何副作用,血常规检测、心电图核查等均处于正常水准,有力地证实了NMN在提高机体新陈代谢、焕发活力的功效。该研究结果发表在著名杂志《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Sports Nutrition》上。

  “抗衰神话”被资本炒坏了?

  和同一时期涌现出的器官再生技术、免疫疗法、限制卡路里等方式相比,NMN在抗衰领域似乎表现出了更多优势和可行性,资本的进入最有说服力。

  NMN从实验室走向市场花费的时间并不长,在2020年的中国,NMN作为一种营养健康成分,其火爆度俨然成为了该领域的明星,没有任何一种营养健康成分比NMN更为火爆,最少拥有上千亿市场空间。

  有报道称,2020年电商促销期间,毕业于医科院校,从事医药25年的陈先生,豪掷5万狂买30瓶NMN胶囊,作为回老家送亲友的健康礼。当年,如果你在搜索引擎里键入“NMN”,跳出来的新闻多与富豪名人相关:股神巴菲特看好它,地产大亨潘石屹甚至发过一条试吃微博,称其为美国麻省理工大学教授推荐的“长生仙丹”,让他的指甲生长速度变快了……

  NMN的火爆不仅只是体现在一跃成为众多电商节日的销量冠军上,也不仅仅是停留在名人大亨的谈资中,它对世界的影响更真实的体现在“真金白银”上,造成的影响更是撬动上市公司上百亿的市值增长。2020年,一批NMN概念股横空出世,股价大涨。甚至出现某上市公司在宣布其相关产品上市的消息后,11个交易日出现8次涨停,市值暴涨百亿元的盛况。

  在资本市场的“走红”,也让市场开始进一步关注NMN保健品市场的潜力。艾媒调查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NMN成分保健品市场规模达51.06亿元,同比增长34.87%,预计到2023年将会以近70.25%的增速攀升至270.13亿元。

  在“长寿药”“不老药”的包装之下,部分NMN保健品的零售价甚至被炒到一瓶上万元,“爆红”的同时也引起了诸多质疑,一部分人认为NMN是商家炒作的智商税。

  不少声音开始质疑NMN成分对抗衰老的真实效果,毕竟抗衰是一项长周期投资,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很难给出明确的答案。正是因此,市场上也出现了一些打着“抗衰老”噱头的伪科学产品,假货、劣质产品充斥,一时间鱼龙混杂。

  其中,对原材料的争议最为甚嚣尘上,甚至能在网络上看到各种品牌的“NMN原粉”在售卖。这些NMN原粉到底是什么成分,普通消费者根本无法判断。

  多重因素作用下,这波热度的余温只持续到2021年初,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于抗衰类营养品的市场监管收紧,红极一时的NMN也不得不暂时在中国市场做出让步,专心经营其欧美、日韩市场。

  不少业内人士对于这一产品在国内市场的昙花一现感到惋惜,科研人员多年努力,一项可以对人类健康产生深远影响的技术或许就要因为“投机者”的蜂拥而至黯然离场。

  正规军入局

  转机往往无法预判,但机会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

  今年3月,据国家药监局信息,NMN作为化妆品新原料备案通过。受此影响,3月18日至21日两个交易日内,长寿药概念股持续飘红。

  5月9日,中科院团队联合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在著名期刊《Cell Discovery》上发表了他们的临床前研究结果,表明NMN有助防治新冠。长寿药概念股再次站上高点。

  短短几个月,NMN“翻红”的速度表现得已经十分突出,政策利好和学术论证进程进一步推进后,NMN作为赛道的长期逻辑究竟在哪?NMN如何才能在抗衰市场上找回属于它的位置?

  除了目前市场上已有的一些相关生产厂家,业内人士认为,不需要担心赛道上没有明星企业,在大浪淘沙后,一定要经由正规军的进入来给NMN的赛道输血。

  很快,关于NMN的利好消息就再次传来,5月20日,由中科院院士、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生物治疗国家重点实验室科学家团队及谢永美教授合作研发的CAACBB(宇康因)面市的消息在行业内传开。

  许多人开始好奇这款产品的相关背景,除了院士及教授团队参与研发,产品的加工厂AFC集团也进入了大众视野,这家企业拥有50年专注健康食品的经验,拥有GMP认证工厂和有机JAS认证,是日本唯一一家上市的代加工企业(在日本东京证券挂牌上市,挂牌号:2927),按国际药品级标准生产出品。

  业内人士认为,这对行业也释放了一个信号,在经受了此前的一地鸡毛后,抬高的行业门槛正在呼唤更多正规军的入局来扭转行业局势,抗衰市场将会越来越规范化,科研和安全性一定是未来行业致胜的王牌。

  中信证券此前测算,当前国内每1%保健品人口对应的NMN市场空间为304亿元,伴随未来抗衰老产品不断推广,行业远期市场有望达到千亿规模。

  当然,高收益的背后,往往意味着高风险,于NMN成分来说,目前也面临着三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智商税指控、产品同质化和行业监管。

  这是因为,NMN作为一种功能性食品成分,事实上,并不能像药一样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都是属于“用户教育成本很高”的品类。

  用户教育之外,同质化的问题也很棘手,产品往往缺乏新意。这也意味着,想要留住消费者,就要维持品牌领先于行业创新的核心竞争力。

  同时,更令从业者头疼的还是行业监管问题。根据国家规定,除了拥有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保健食品标志“小蓝帽”的保健品,其他普通食品不能就产品的功效进行宣传。

  当然,从现实面来看,随着85后、90后、00后纷纷加入了“抗初老”大军,有调查数据显示,一线城市90后拿一万多的月薪,就会有二千元左右的投入是在抗衰、养生上,种种迹象似乎表明,这个赛道的未来十分明朗,当代年轻人在抗衰、养生等方面的消费如果可以占到月均收入的10%—20%,那么千亿级的NMN市场还怕没人买单吗?

  举报/反馈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分享到

朋友圈

分享到

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