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维诺氨糖

搜索
您的位置:主页 > 健康百科 > 健康百科 >
健康百科
健康百科
健康百科

理中丸(汤)配方,理中丸(汤)的功效与作用

发布日期:2021-02-08 来源: 鑫福来NMN厂家贴牌OEM代工厂


  【原文】

  1. 霍乱,头痛、发热、身疼痛、热多欲饮水者,五苓散主之;寒多不用水者,理中丸主之。(386)

  2.大病瘥后,喜唾,久不了了,胸上有寒,当以丸药温之,宜理中丸。(396)

  3.胸痹心中痞,留气结在胸,胸满,胁下逆抢心,枳实薤白桂枝汤主之,人参汤亦主之。(《金匮要略》第九篇)

  【组成】

  人参10g 白术10g 干姜10g 炙甘草10g

  【煎服】

  每次1?2丸/10g,日2?3服。若服汤:水浸20分,煎30分,约450ml,分3次服,半小时后饮热粥一碗,并覆被取暖。

  【功效主治】

  太阴病呕吐下利,腹满而痛,饮食不下,口水多,喜唾,脉沉迟无力者。

  【加减】

  1. 脐上跳动不安者,去白术加桂枝。

  2. 吐多者,加生姜,甚者加半夏。

  3.下利甚者,倍白术加茯苓。

  1. 心下悸者,加茯苓。

  2. 渴欲饮水者,倍白术。

  3. 腹中痛,倍人参。

  4. 寒盛者,倍干姜,或更加肉桂、附子。

  5. 腹满者,去白术加附子。

  6. 口苦或口舌糜烂者,加黄连。

  7. 吐蛔者,加川椒、乌梅。

  8. 阴黄者,加茵陈。

  9. 四末不温者,加附子。

  【禁忌】

  1.喜冷、思饮者,忌之。

  2.腹痛拒压者,忌之。

  【类方】

  1. 小建中汤:同为温补脾胃之方。不同者,小建中汤以缓急止痛,调和营卫为主;理中丸则以温中祛寒、止吐止利为主。

  2. 附子粳米汤:同可治腹痛呕吐。不同者,附子粳米汤证痛势急迫,且有胸胁逆满,四肢厥冷等寒盛症状。

  3.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同可治腹胀。不同者,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证属气滞中虚,仅腹胀,不下利,理中汤证则纯属虚寒,多有腹痛下利。

  【临床运用】

  1.胸痹,心中痞,留气结在胸,胸满,胁下逆抢心。(《金匮要略》)

  2.治霍乱吐下,胀满,食不消化,心腹痛。(《千金方》)

  3.治腹痛绵绵而痛无增减,欲得热手按,及喜热饮食,脉沉迟者,寒也,理中汤加肉桂香砂;内伤生冷,外感暑热,上热下寒,上见呕吐酸苦,下有自利清稀者,加黄连、茯苓;脾虚纳呆,便溏,小便不利,喘胀浮肿者,合五苓散。(《张氏医通》)

  4.呕泻虚痞。暑日呕泻后神倦多寐,脘中坚硬。(《余听鸿医案》)

  5.治产后阳气虚弱,小腹作痛、或脾胃虚弱,而少思饮,或后去(下利)无度,或呕吐腹痛,或饮食难化,胸膈不利者。(《妇人良方》)

  6. 小儿吐泻后脾胃虚弱,四肢渐冷,或面有浮气,四肢虚肿,眼合不开。(《赤水玄珠》)

  7. 寒呃。伴脉细无力,畏寒,便溏,舌胖白润。(《治验回忆录》)

  8. 治中气不足,虚火上攻,咽间干燥作痛,妨碍吐咽,及脾胃不健,食少作呕,肚腹阴疼等症。(《外科正宗》)

  9.本汤兼治寒霍乱、口不渴者,吐血,四肢水肿,心下嘈杂吐水,咳嗽吐清水,唾水不休,呃逆不休,手足微冷少神,虚寒脏躁,久病大便难,久患腹泻,遂成疴瘘,遗精,安胎,反胃,口中流涎,口渴。(《伤寒论类方汇编》)

  10. 痈疽溃疡,脏腑中寒,四肢强直。(《疡医大全》)

  11.胃机能衰弱,慢性胃炎之胃痛,口中多唾液,胃弛缓,胃扩张,慢性胃溃疡经久者,胃癌之初起,妊娠恶阻之喜唾,慢性无热性肺病吐血,萎缩肾,颜色苍白、浮肿、小便自利、大便溏者。(《古方临床之运用》)

  12.治太阴病中气虚寒,腹满吐利。(《伤寒论译释》)

  13.阴暑。身热而反近衣,口渴而喜热饮,舌白面青,脉沉细。(《杏轩医案》)

  14.产后续得下利,干呕不食,心下痞硬,腹痛,小便不利者;诸病久不愈,心下痞硬,干呕不食,时时腹痛,大便濡泻,见微肿等证者;老人每至寒暑下利,腹中冷痛,沥沥有声,小便不禁,心下痞硬干呕者。(《皇汉医学.类聚方广义》)

  15.便血。伴肠鸣腹痛,泄泻,纳呆神疲,舌淡,脉细涩。(《伤寒论方医案选编》)

  16.胃痛便秘。伴面微浮肿,口干舌白而干,脉沉涩。(《伤寒论汇要分析》)

  17.腹胀痛。伴不热不渴,神疲纳呆,脉迟缓。(《醉花窗医案》)

  【浅议】

  此太阴病、脾胃虚寒证之治方。临床使用以腹满疼痛,喜温喜压,呕吐不食,便溏下利,四末不温,舌质淡嫩,脉象沉迟无力为目标。

  太阴之为病,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时腹自痛,为太阴病之纲领症。太阴脾主腹,与胃以膜相连,相为表里,主纳运,司升降,为清浊代谢之枢,气血生化之源,故有后天之本之称。若脾胃阳虚,寒湿内盛,或过食生冷,或苦寒攻下,或寒邪直中,或久服诸霉素,皆可致清浊升降紊乱,摄纳运化障碍,出现饮食不思,恶心呕吐,口中淡,多涎唾,腹胀满痛,喜温喜压,大便溏泄,神疲倦怠,面色晄白、或萎黄晦暗,鼻头微青,四肢沉重,手足不温,小便清白,或尿频而不利,舌质淡,苔润滑,或白、或灰、或灰黑而滑,脉象沉迟等症状。诊腹可见脐腹扁平,腹壁松弛无抵抗,当脐悸动,或心下有振水音。

  腹痛,有虚实之分,寒热之别。一般拒压者多实,喜压者多虚;痛而便闭者多实,不胀不闭者多虚;饱食痛剧者为实,饥饿痛甚者为虚;泻后症减者多实,泻后不减者多虚;补而不效者多实,攻而愈剧者多虚;新病体壮、脉实气粗者多实多热,大便难、大便秘、久病体弱、脉虚无力者多虚多寒;喜冷者多实多热,喜热者多虚多寒。理中汤证,属虚属寒,犹釜薪失焰,气少蒸腾,故宜健脾补气,温中散寒。

  口渴、多唾,一为脾虚不能行津散津,一属脾虚不能统摄津液。虽表现不一,然病机相同,故本方皆可治之。溏便下利,可因脾虚湿盛引起,而大便难、大便秘亦可由脾虚失运所致,皆因于太阴虚寒、中虚失运,故同样可异病同治。其中下利一病,古有无积不成痢及湿热伤,赤白痢之说,故多用消食、导滞、清热、利湿法治疗。然虚寒之痢,舍温补何以痊愈?温补法治痢,总须有据,凡舌淡脉弱者,倦怠少气者,形体瘦弱者,腹部喜温喜压者,攻下益剧者,滑脱不禁者,皆属虚寒之症,信而有征,始可投用本方。

  理中者,调理脾胃也。脾胃一伤,五脏无宣发之功,六腑失陈洒之能。津液、气血化源匮乏,痰饮、瘀血、宿食垒集,形成诸多虚实病证。《脾胃论》云:“内伤脾胃,百病由生。”故调治内伤百病,理中为先,以脾胃为水谷之海、五脏六腑之长也。一荣俱荣,一衰俱衰。若脾胃强健则上输华盖,下摄州都,五脏六腑皆受气矣。周慎斋亦云:“诸病不已,必寻到脾胃之中,方无一失。何以言之?脾胃一伤,四脏皆无生气,故疾病日多矣,万物从土而生,亦从土而归,治病不愈,寻到脾胃而愈者甚众。”临床常见之慢性肝炎、冠心病、支气管炎、肺气肿、肾炎、宫血等久治不效者,多可从调理脾胃而愈。

  本方既可做丸,也可作汤。病势急重者,服汤为宜;病情缓慢,需久服者,用丸为佳。药后有口干、口渴等火热证象者,有浮肿者,皆佳兆也。示春回阳谷,阳气腾升,药已中病,宜守方续服,同时要调其饮食,适其寒温。务使脾胃得健,后天康复为是。

  1.便秘?

  任某,女,42岁。连续三载,每至冬大便干秘,两三日一行,先头甚硬,摒气用力许久,方释重负。常服三黄片,然服之可通,停则复秘。2006年11月9日初诊,云解便为每日之头等大事。观其形容不悴,谈笑风生,舌质淡,苔薄润,知病无大碍。询知饮食尚可,腹不满痛,背恶寒,足胫冷,小便利,无经带(子宫已全切),口不干苦。切得脉象沉细,诊得腹软不痛。

  观其脉症,此脾阳虚,中气不足证也。盖中气不足,溲便为之变。冬令阳气潜藏,温运之力锐减,煦濡之能不足,是以冬病夏不病也。然中气不足,何以饮食如常?曰胃主纳,脾主运,胃强脾弱,故纳谷如常而运化有变,不能为胃行津而秘结滞涩也。三黄苦寒,折损阳气,施于本证,实舍本逐末。此举无疑雪上加霜,长此以往,阳气益虚,便益艰难。求本之治,宜温阳益气,补中健脾,倘津液布达,则其便自畅。拟理中汤加味:

  党参10g 白术30g 干姜10g 炙甘草10g 附子10g 肉苁蓉30g 三剂

  二诊:患者喜形于色,谓今日解便不难,背寒足冷亦轻。仅三剂,便释缚脱艰,着手成春,理中汤功垂竹帛,信之不诬。

  原方五剂。

  按:理中汤为太阴脾家虚寒证之治方,以下利为多见,治便秘同一理也。方中四药原著等量,余倍白术者,以其运脾行津、通便力巨也。何以知之?《伤寒论》174条“若其人大便硬,小便自利者,去桂加白术汤主之”云也。

  2.泄泻?

  袁某,男,68岁。泄泻八月余,初由饮冷引发,一日三四次,腹不胀不痛,无脓血,不后重。服参苓白术散泄泻可止,继则两三日一便,随之出现口舌糜烂,牙龈肿痛等上火症状。天气稍冷或饭菜不热即肠鸣泄泻。胃纳尚可,口干欲饮。腰背畏寒,下肢不温。视其面白清瘦,舌质淡,苔薄白。诊其脉,沉细缓。触其腹,松软无压痛。

  脉证观之,此脾阳虚弱,中气下陷之证也。中阳不足,升降失职,致寒积于下而肠鸣泄泻,腰背畏寒,下肢不温;热浮于上而知饥消谷,口干思饮,牙龈肿痛。参苓白术散补中健脾,本不为谬,其不效者,未调寒热也。倘补健同时施以苦辛,则中州得健,上下交泰,阴阳自和也。黄连汤、理中加黄连汤俱为中虚、寒热互见之方,区别仅寒热之多寡耳。热多寒少者黄连汤为佳,寒多热少者理中加黄连汤为优。推敲本案,似以理中加黄连汤为妥,因泄泻历时久远,故加乌梅敛之。拟:

  附子15g 党参15g 干姜15g 白术18g 炙草10g 黄连6g 乌梅15g 三剂

  二诊:泄泻止,便成形,日一行,未见上火之象。仍腰背畏寒,下肢不温,口干思饮,脉舌如前。

  上方减乌梅,五剂。

  3.脚热

  弓某,男,67岁。左足发热半年矣,晚上尤甚,感觉如火炙烤,血脉贲张,难入梦乡,持续三四小时,其热方减。据云滋阴退热药已多服,效果不显。望其足,肤色如常,不红不肿。身躯佝偻,步履蹉跌,头秃齿缺,神情黯淡,舌质淡,苔薄白,一副不足之象。询知胃纳可,大便调,口干渴,小便频。糖尿病、高血压多年,服寿比山、二甲双胍、格列本脲降压降糖。刻下血压114/90mmHg,血糖空腹9.1mmol/L,餐后13.1mmol/L。切其脉沉滑略数,诊其腹,腹软无压痛,摸其足,并不

  灼热。

  脉证分析,发热源于消渴也。以渴为主者上消也,乃肺胃热盛、气阴损伤,遵上消白虎中承气之治,拟白虎加人参汤加味,以清热益气:

  石膏60g 知母15g 甘草10g 党参15g 竹叶10g 丹皮15g 地骨皮30g 三剂

  二诊:热益剧,不仅夜晚热,白昼亦热。探析发热、口渴,非火热即阴虚,药后益甚者,辨证谬误也。再三査找,未获蛛丝马迹。窃思,病本于阴阳,非此即彼,与温阳剂试之,一如《伤寒论》209、214条之法小试侦察。拟甘温除热法:

  党参15g 白术15g 干姜10g 炙甘草6g 黄芪30g?—剂

  三诊:药后腹痛,泄泻三次自止。热不减,亦未增。寒凉不泻温热泻者,昭示阳气启动,枢机斡旋也。阳气固非一剂可复,热未盛亦知更服无妨。

  原方加附子10g。

  四诊:上方已服八剂,发热明显减轻,约十分钟自解。获效不易,嘱守方续服,直至痊愈。

  4.吐泻

  聂某,男,26岁,石英厂工人。呕吐、泄泻四月余。每日过午即吐,吐出物多为清水,少有食物。泄泻一日少则三四次,多则十余次,便中有完谷,无脓血。胃纳尚可,而消化力差。腹不痛,唯胀满,着凉尤甚。神疲力乏,动则汗出。口不干、不苦,舌淡红,苔白腻。脉象沉细。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曰:“清气在下,则生飧泻,浊气在上,则生瞋胀。”脾胃虚弱,升降失调,清浊不分,寒饮内停,故为吐为利。治当补中健脾,温阳化饮。拟理中汤合四逆汤加味:

  党参15g 白术15g 干姜10g 附子10g 炙草6g 茯苓10g 陈皮10g 半夏15g 厚朴10g 三剂

  二诊:泄泻日减为一二次。然腹满呕吐不止,此寒饮上逆故也。宜增辛温之品以化寒饮。拟:

  原方加吴茱萸10g 生姜10片 三剂

  三诊:泄泻止。呕吐仍频繁发作。既属寒饮吐泻,泄泻得止,呕吐缘何不停?诊其腹,脐下动悸,上撞应手,腹肌柔软,脐周无压痛。询知腰腿酸软,切脉两尺不足。顿悟呕吐非纯属寒饮,乃冲脉之病也。盖冲脉之为病,逆气里急,挟水饮上逆,故呕吐不止。《灵枢·动输篇》云:“冲脉者,十二经脉之海也,与少阴之大络起于肾下。”是以补肾即纳冲也。拟:.

  枸杞15g 故纸15g 芡实15g 紫石英30g 龙牡各30g 半夏10g 茯苓15g 白术15g 三剂

  四诊:一剂呕吐减,三剂止。守方三剂巩固之。

  5.腹痛

  余在高城医院供职时,邻居张某,男,35岁,素有脾家虚寒之疾,饮食多进或饭菜稍凉,便脘腹胀痛,肠鸣便溏。某医院诊为慢性胃肠炎,常服胃舒平、小苏打、颠茄等抗酸解痉药。1970年农历六月,夏收忙碌之际,彼拂晓下田,冒露感寒,归来腹痛如绞,剧烈难忍,该村合作医疗所注射阿托品,不得缓解。就诊时难以安坐,两手捧腹,蹲于地上。望其面色苍白,鼻头微青,舌淡红润,苔白滑润。切得脉象沉紧。诊其腹,满腹拒压,手不可近。

  此寒邪直中太阴,脾家虚寒证也。《素问·举痛论》云“寒气客于肠胃之间,膜原之下,血不得散,小络急引故痛”,正此证之病因病机也。因剧痛难忍,煎药已待不及,遂以开水化解理中丸一粒服之,杯犹在手,疼痛已止。张笑逐颜开,惊呼神药。其后,阖家有病,皆就诊于余。

  ——本文摘自《经方躬行录》

  延伸阅读:

  理中丸的功效与作用,理中丸与附子理中丸的区别

  附子理中丸的新功效:治愈湿疹和发烧

  理中丸方歌方解,功效与作用,理中丸临床新用解析

  中药理中丸(汤)治疗腹泻的临床应用研究

  《难病奇方系列丛书:理中丸》

  理中丸的功效与作用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分享到

朋友圈

分享到

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