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维诺氨糖

搜索
您的位置:主页 > 健康百科 > 健康百科 >
健康百科
健康百科
健康百科

麻子仁丸组成,方歌方解,服用禁忌,功效与作用

发布日期:2021-02-08 来源: 鑫福来NMN厂家贴牌OEM代工厂


  【原文】

  趺阳脉浮而涩,浮则卫气强,涩则小便数,浮涩相搏,大便则硬,其脾为约,麻子仁丸主之。(247)

  【组成】

  麻仁60g 枳实24g 川军48g 川朴10g 杏仁30g 白芍24g

  【方歌】

  麻子仁丸治脾约,大黄枳朴杏仁芍,土燥津枯便难解,肠润热泻诸症却。

  【麻子仁丸方解】

  此为润燥泻热,缓通大便之方。临床用于大便秘、小便数者。

  《伤寒论》179条云::“太阳阳明者,脾约是也。”247条云:“趺阳脉浮而涩,浮则胃气强,涩则小便数,浮涩相搏,大便则硬,其脾为约,麻子仁丸主之。”明确指出小便数导致大便硬,形成太阳阳明一一脾约证。盖脾与胃,居中州、司升降,一表一里,以膜相连,为胃行津。脾主湿,司运湿,胃主燥,司化燥,脾胃安和则纳化有序,燥湿相济,受盛传道各司其职,推陈致新,津液以成。若胃家积热,脾运被约,难以为胃行津,水津不得四布,但输膀胱,肠道因之失却濡润,是以小便数,大便硬。二便同源异途,为水湿代谢两径耳。二者直接相关,彼处多则此地少,大便硬必小便数,大便溏必小便少。《伤寒论》244条“小便数者,大便必硬”,251条“若不大便六七日,小便少者,虽不受食,但初头硬,后必溏”,皆以小便测大便之明训也。本证虽曰胃强,然无神昏、谵语等腑实证状,故不宜承气汤峻下,而宜本丸润下泻热,缓通腑气。泻下之力,虽较缓和,然毕竟属破气攻下之剂,老弱久病,津血不足者,仍当慎之。若谓脾约为脾弱则谬也。

  脾约证,临床表现大便干秘,数日、甚者十数日一便,其色黑,状如羊粪,一般无腹满、腹痛之苦,小便数,饮食如常。因胃热所致,故用本丸泻热解约。若泻后大便仍硬结者,则不为脾约,多属津枯血燥便秘,用本丸能取效一时,久用必伤正气,其便愈秘。

  《素问·五脏别论》云:“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此五者天气之所生也,其气象天,故泻而不藏。此受五脏浊气,名曰传化之腑,此不能久留,输泻者也。”由此可见,六腑正常状态呈运而不息、降而不逆、通而不塞、泻而不藏。大便通畅

  为六腑传化有序,机体健康之标志。而外感内伤,皆可致传化失职,出现大便异常。

  习惯性便秘,为临床常见之症,其病因甚多,有脾虚、胃热、津枯血燥、肺失宣降、痰瘀阻滞等等。以其痛苦不甚,人多不予重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实为人体代谢之障碍,严重者可危及生命。多少冠心病、高血压患者,中风或死亡于如厕之时。如某女士,仅三十余岁,因大便艰难,用力努挣致蛛网膜下腔出血。可见隐患甚大,不可视为小病而疏于治疗。余以为病因虽多,其表现总不外肠平滑肌收缩与扩张两种。收缩者,一日不便便心烦难耐,多有脉弦及肝郁症状;扩张者,多为脾虚失运,数日一便亦无所苦。收缩者,与芍药甘草汤治之;扩张者可用生白术30~60克、肉苁蓉30克、苏子30克治之。一得之愚,可作临床参考,非二方可治一切便秘也。此外,余常加用马钱子,师张锡纯“少少服之,可令胃腑瞤动有力”之说也。

  【制作与服用方法】

  为末蜜丸,每丸10克,早晚各1丸。

  【功效主治】

  大便秘结,小便频数,腹微胀满,拒按,余热未尽者。

  【服用禁忌】

  久病,或大病后便秘,腹无压痛,脉象虚弱者忌之。

  【类方】

  大承气汤:同可治便秘。不同者,大承气汤证系阳明腑实,以腹痛拒按为主证,其小便多不利。麻子仁丸证腹证不显而小便频数。

  【临床运用】

  1. 治夜卧则汗出,不寐,脉大,大便难。(《经方实验录》)

  2.老人衰弱体质之慢性便秘,肠弛缓。(《古方临床之运用》)

  3.小便失禁。伴便秘,自汗,舌红苔黄。(《实用中医内科杂志》1992;2:30)

  4.癃闭。兼少腹胀痛,拒压,烦渴欲饮,便秘,舌红,脉细弦。(《四川中医》1989;9:28)

  【麻子仁丸医案】

  1.咳嗽?

  张某,女,72岁,有咳嗽夙疾,逢冬尤甚。常服氨茶碱、甘草片以求缓减。近感冒发热,咳嗽益剧,经西医输液、服药一周,热退而咳不止,求服中药。

  老妪形瘦神疲,咳嗽气逆,痰少不爽。胃纳不馨,口苦,口渴欲饮,饮后顷刻即溲,大便干秘,六日未行。望其舌,尖边红,苔白厚腻。诊其脉,沉弦细略数。触其腹,腹壁软,左少腹微拒按。

  咳嗽逢冬或得冷即发,属支饮也。外感未予发表宣散,致邪化热以成太阳阳明。胃中燥热,腑气不通,津液不得四布,肺失肃降通调,是以大便秘、小便数、咳逆不已。治当清泻阳明,上病下治,以大肠与肺相表里也。

  麻子仁丸4粒,上下午各1丸

  二诊:大便通畅,小便减少,咳嗽短气亦轻,胃纳增,仍口苦,脉舌同前,左少腹压痛不再。腑气已通,肺司肃降,然余热未尽也。拟小柴胡汤加味治之。

  2. 癃闭

  马某,男,76岁,农民,年虽古稀,体犹健也。某夜,其子请余出诊,云其父两日未尿,始村医置导尿管,重复插抽,消毒不严,致尿道感染疼痛,坚拒再导。然小腹憋胀难忍,呼喊之声不绝于耳。小便点滴,一如屋漏。咳嗽喘息,烦躁不宁。面色暗红、唇焦,舌红,苔黄腻。诊得脉滑略数,膀胱如桴球,几与脐平。

  余初临此急症,颇感手足无措。见其咳时小便可下,师上窍通、下窍泄之治,令筷子探吐,然收效甚微。观其口干苦,思饮而不敢,大便干秘,五日未行。顿悟此阳明腑实,津不四布,但输膀胱也。治当通谷道以利小便,嘱速服麻子仁丸2粒,约三小时,大便始下,形同萝卜,坚硬如石,小便随下。嘱早晚各1丸,连服七日,务令大便通畅。之后家访,大便日一行,小便虽不畅,尚可行也。劝其继续服药,以经济拮据为由谢绝。此1970年事也。

  ——本文摘自《经方躬行录》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分享到

朋友圈

分享到

QQ空间